中国林业网世界生物圈保护区
职工文化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态文化 > 职工文化
我局职工接受陕西广播电视台《秦风热线》节目直播采谈
分享到:
时间:2022-02-21来源:公众教育科 曹庆 浏览次数:622

近期,由陕西省林业局和陕西新闻广播电视台共同推出“走近秦岭生态卫士”系列广播访谈节目,我省“最美生态卫士”被邀请做客直播间,讲述他们坚守一线、守护青山绿水的感人故事。

1月28日的节目中,作为首届“最美生态卫士”荣誉称号获得者,我局资源保护科科长、高级工程师雍立军接受节目直播采访,与主持人进行互动。节目期间,穿插接听省内听众朋友的热线电话和微信微博提问。

以下是雍立军作为嘉宾,与主持人互动交流的内容梳理。

主持人:首先恭喜您获得陕西省首届最美生态卫士的荣誉称号,谈谈获得这一荣誉的感受好吗?

雍立军:

谢谢主持人。非常高兴能获得陕西省首届“最美生态卫士”荣誉称号!

感谢佛坪保护区的领导和同事们对我的支持和帮助,使我获得这一殊荣。这一荣誉,将激励我在今后的工作中保持脚踏实地、不骄不躁,践行秦岭生态卫士行为准则,保护好自然保护区的一草一木。

主持人:我们了解到,您1992 年底从部队复员后,就进入了佛坪保护区,从事生态保护工作,您的初衷是什么?

雍立军: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家里只有父亲一人工作,且常年跑野外工作,奶奶年龄大了,两个弟弟还在上学,里里外外都靠母亲辛苦打理。我的第一个初衷,就是及时参加工作、自食其力,为家里减轻经济负担。

另外一个实际情况,促使我的初衷较早被唤醒。上世纪八十年代,父亲跟着北京大学的大熊猫专家潘文石教授团队研究野生大熊猫。那时的食堂少,父亲便邀请潘老师和他的学生来家里吃便饭,我就有机会看着野外大熊猫的照片,听着听着大熊猫的知识和山里的见闻,耳濡目染间,保护大熊猫的种子悄悄地在我的心里生了根。

再说,自己本来就是在山里长大的山里娃,当时就想长大后,能从事父亲的职业,可以经常看见大熊猫。

主持人: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有遇到过困难吗?

雍立军:

有!

刚参加工作时,面对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自己还是“门外汉”,工作方法、业务技能,特别是专业知识跟不上。怎么办,学习!

很快,在野生动物调查方法、野生动物痕迹鉴别、植物资源、植被带谱方面就入门了。而且通过日积月累,对保护区内的自然资源现状和分布格局,已经达到了基本精准的掌握。

记得上班的第一天,我和派出所所长下乡巡查。一大早出发,去不通公路的大城壕监测点。刚走到,就看见从对面小路上来了两个人,东张西望、神色慌张,背上还背着鼓鼓囔囔的大口袋,我本能地警觉起来:“所长,情况不对,我们去看看?”不待所长回答,我就抢先拦住了两人。其中一人,突然恶狠狠地从腰间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上下挥舞着,另一人捡起一块石头猛地砸在我的右脚踝上。然后,那两人趁机转身就跑,边跑边将肩上的口袋甩进了河边的灌木丛。我忍痛追到了一公里外的马家台一户人家门前,却不见了两人踪影。再追,直到碰到身着迷彩服的同事,我一拍脑袋猛然醒悟:“肯定是躲起来了!”

我们折返身往回疾奔,脚腂上已经肿起了大包,赶到监测点附近时所长用手捂着眼睛招呼:“快下来,我刚才追下来捡他们扔的口袋,树梢把我的眼睛刷伤了。”我们打开口袋,发现里面装的全是野生娃娃鱼(注:大鲵,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所长说:“那两人我认识,是岳坝村上的兄弟俩,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事后,娃娃鱼被放归山溪,两名犯罪分子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就这样,在上班的第一天,这两名偷猎分子给的“下马威”,使我很快认识到自然保护区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没后怕不是真的,当时确实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莽撞劲。”我也常常向其他同行如此感慨。 

主持人:从岳坝保护站的驻点巡护员到保护站站长,多年来,在您工作的保护站,辖区内都没有发生过乱捕滥猎、乱砍滥伐、森林火灾和保护动物非正常死亡现象,期间您都做了哪些工作?

雍立军:

一是总结出了“重点排查,突出监管”的八字方针。对社区发生的案例进行分析,对照自然保护工作的重点,找出针对自然资源的主要威胁因素。然后对社区可能违法人进行排查。然后,就重点监管这些人的活动行为,解决了任务重、人力缺的矛盾。从此,违法案件快速下降,直至消失。

二是密切联系群众,与群众建立感情。我无论走到哪个保护站,当地社区群众把我当知心朋友对待。山区交通不便,哪个群众生病出外就医,或是送小孩上学,我时常开上自家的车接送。谁家婚丧红白喜事,都喜欢请我去经管料理。邻里之间有了矛盾,我知道了就去帮忙调解、化解矛盾。群众说:“我们有事找雍立军,比找当地干部都管用。”由此,我在哪个保护站,只要有人进入国有林,很快就有人给我提供信息。我有句口头禅:“你为群众操了心,群众就会为你操心。”因此,和谐在他经过的地方体现的淋漓尽致。

三是在基层工作一定要做到“三勤”,嘴勤、手勤、腿勤。嘴勤(宣传要加强自然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和案例警示)手勤(多学多记),腿勤(以身作则带头加强巡护监测,多进社区和群众拉家常,要发动群众,光靠我们几个人很难把工作做好)。

主持人:2019年初,您刚被任命为保护区管理局资源保护科科长,全面负责资源保护管理、野生动物疫源疫病防控工作,同时还挑起了局系统精准扶贫工作的重担,这期间有哪些让您难忘的事情?

雍立军:

全程参与救治、放归野生大熊猫“唐唐”,就如印在脑海中,真切得像昨天的事。“唐唐”从最初的抢救,到回归野生环境,我自始至终全程参与。

2020年12月7日,三官庙管护站在巡护中发现一只野生大熊猫精神萎靡,进食速度缓慢,抵近观察时,发现这只大熊猫背部受伤。得到消息,我第一时间赶到三官庙,当天组织人员将受伤大熊猫从野外抬回管护站,就地救治。

经过在三官庙管护站43天的精心救治,“唐唐”从最初发现时的体重59公斤恢复到69公斤。为了让“唐唐”接受更好的后续康复治疗,经报上级主管部门获批,于2021年1月19日,将大熊猫从三官庙管护站抬运出山,寄养在秦岭大熊猫研究中心进行进一步救治。直至2021年5月20日,“唐唐”终于完全恢复健康。经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陕西省林业局组织专家进行全面体检和综合评估,确定“唐唐”具备较好的野外生存能力,已达到野外放归条件,遂作出放归部署。

按照上级部署,我们会同专家制定了详细的放归方案,“唐唐”在发现地放归野外。

“唐唐”的成功救护和野外放归克服了受伤严重、救助环境复杂恶劣、野外医疗条件相对较差等挑战,这在秦岭乃至全国大熊猫救护历史上也极为罕见,是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贯彻执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保护区秦岭生态重要指示的一次生动实践,为野生大熊猫就地救护、野外放归、个体研究和种群保护工作提供了重要资料和宝贵经验。

主持人:据了解,您是子承父业,进入生态保护行业,从父辈身上您学到了哪些东西?

雍立军:

我父亲是在野生大熊猫保行业享有盛誉的雍严格。他坚韧、睿智、好学,不耻下问,是我们弟兄三人学习的榜样。是他将执着传给了我。

我父亲将保护大熊猫等珍稀野生动物当成终身的事业,我沿着他的脚步走来,会顺着他的指向继续向前。

主持人:有人说您的青春是与大熊猫为伴,为什么这么说?

雍立军:

佛坪保护区是以保护野生大熊猫为主的野生动物类型的保护区。我20岁开始,从驻站巡护员开始到保护站站长,再到管理局资源保护科科长,从最初的动植物保护岗位开始到负责独立的保护站工作到现在负责保整个辖区的自然资源保护工作。与大熊猫为伴,是我的要作的全部。

30年一直在干保护大熊猫及同域伴生动物的工作,大熊猫陪伴了我,我也陪伴了它。

主持人: 1992 年参加工作到 2016 年 11 月调任保护区管 理局资源保护科副科长,您扎根基层 24 年,由于您的勤奋好学爱钻研,在业务领域获得了不少的荣誉,能不能跟我们讲讲?

雍立军:

我从1995年开始参与科研工作,先后完成了《林区新建公路对大熊猫活动的影响》研究;《秦岭大熊猫野外饮水行为特征》研究;撰写了《红腹锦鸡的行为观察》《寿带舞翩跹》两篇调查报告;2001-2004年参加了《秦岭山系大熊猫种群对不同生境适应性的研究》课题,并获得陕西省林业厅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陕西省政府科学技术三等奖;2005-2008年参加了《秦岭大熊猫野外产仔育幼洞穴分布及生态学特征研究》课题,并获得了陕西省林业科技进步一等奖,陕西省政府科学技术三等奖。

2019年担任保护科长后,职务变动预示着工作任务的变动。我马上想到了自己的担子重了,责任更重了。结合实际工作,我撰写了《佛坪大熊猫保护的重点区域是加强大熊猫冬居地的保护》等文章,发表在《陕西林业科技》等期刊上。

主持人:从事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雍立军:从最初的野生动物保护与社区老百姓经济发展的矛盾尖锐,到现在社区老百姓共同参与保护,折射了社会进步、文明进步。

当时,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也存在于时俱进的必要,生态保护,大有作为!

(雍立军参加第十次全国一类森林资源清查

(雍立军在岳坝保护站组织大熊猫国家公园资源本底调查工作)

(雍立军在扶贫村狮子坝村扶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