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林业网世界生物圈保护区
美文欣赏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态文化 > 美文欣赏
秦岭深处的布达拉宫
分享到:
时间:2021-01-26来源:公众教育科 曹庆 浏览次数:999

西汉高速公路通车前,周城路(注:早期称“周佛路”)是连通中国内陆西北和西南的咽喉要道。在那些不甚遥远的年代里,翻越秦岭是在漫无边际的大森林中穿行,秦岭主梁与土地岭两座东西走向的高大山梁间的山中小城——佛坪,成为旅程中的歇息处。城南1公里外的山坡上,有一处景观令人过目不忘:一层层石砌护坡摞叠而起,俨然一座森严的古代城堡遗址伸向云端。这便是四十年来风貌依然的佛坪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现在的大熊猫国家公园佛坪管理分局

早年,在周城公路行车,远望见城堡,即知抵近佛坪,不由自主地开始遐想。从城堡下驰过,无不希望进入城堡探秘。驾车进入城堡时,汽车必须换档位、加大油门;即使拥有极好的自行车技,也不得不下车、推车,经过一番气喘吁吁后,才能完成“S”形的进城仪式。于是,人们给城堡起了一个浪漫的名字:布达拉宫。

1985年10月,林业部在汉中召开全国抢救大熊猫工作会议。会后,新华社等权威媒体深入到大山的布达拉宫采访。1986124日出版的《人民日报》,登载了记者牛角的文章《秦岭深处的布达拉宫》。此文真实报导了佛坪保护区的外貌特征内核特征,林业部佛坪自然保护区的雅号布达拉宫,与秦岭大熊猫一起传遍神州。


从秦岭大熊猫被发现和保护过程,折射着近代人保护秦岭、认识秦岭的历程        曹庆/摄


2020年9月,新华社记者孙正好、《光明日报》记者周洪双、央视记者冯路、《中国绿色时报》记者龙婷婷等人与大熊猫国家公园管理局工作人员先后抵达佛坪,对大熊猫国家公园佛坪管理分局在野生资源保护工作中的行动和成效进行素材收集,共同对自然保护区历史沿革、工作业绩、存在问题和未来趋势进行分析汇总。

如果以简短的语言绍介佛坪保护区四十余年来的坚持、过程和现状,我以为可简明扼要地概括为:

可歌可泣

佛坪保护区率先在秦岭腹地开展生物多样性保护,已经走过四十年坎坷曲折,期间充满着可歌可泣的故事。这些故事,量化如下:

1. 佛坪是国内野外大熊猫种群数量最多、密度最高、野外遇见率最大的地区,秦岭唯一的大熊猫野外研究基地就在佛坪保护区内;

2. 佛坪大熊猫毛色奇特,偶见棕色大熊猫。至今在秦岭科学记录的9只棕色大熊猫,其中6只在佛坪保护区内;

3. 佛坪的社区共管工作成效显著、成果斐然,社区对自然资源保护工作尽到了公民职责;

4. 佛坪区内涌现出一批吃苦精神强、带动行业发展的土专家,与佛坪保护区彼此成就;

2018年8月份,佛坪保护区成立四十周年之际,首届秦岭大熊猫保护与发展研讨会,是共商共建,共谋发展,是对佛坪保护区四十年可歌可泣历史的总结。在国家公园体制下,国内野生大熊猫种群密度最高的佛坪保护区,必将被各方瞩目。

来者可追

佛坪分局成立时间早,始终在交通、基本建设、与外界沟通等方面爱制约,被一些后起的自然保护机构在某些领域弯道超车,而这些现状因素依然限制着保护事业的后续发展。往后,秦岭怎么办,自然保护怎么办,是当前者和后来者里必须面对的思考。

在与社区关系方面,社区付出巨大却收益有限,自然保护地机构能带动社区增加收入的空间有限。自然资源优势是佛坪的“老大”。佛坪是省内少有的“秦岭六宝”齐聚的地区,但并不意味着佛坪人就可以在保护自然资源事业上可以稍许松懈。在陪同媒体人座谈和走访期间,三方就智慧林业、大熊猫种群风险与规避、竹子开花隐患与应对等“老生常谈”问题进行了与时俱进的探讨。



“熊猫村”里

如果将佛坪比作青海湖,大古坪村就是鸟岛。

若干年前,大古坪村是一处近乎与世隔绝的世外桃园,是一片原始森林中的小山村。然而,由于多次救护野外伤病大熊猫,“熊猫村”之名的知名度更甚于原名——大古坪。

途中,记者们对佛坪“土专家”类型人才成长和未来人才储备办法兴致深厚,由衷敬佩一代又一代佛坪人的坚守情怀。我有感而发:“当我无奈时,当我别无选择时,当只能选择活下去时,当我认为生活需要快乐面对时,于是就选择了认真和愉悦。于是,成功的路上并不拥挤,因为能快乐地坚持下去的人并不多……”

108国道方向北行向县城方向,仔细观察车窗外的秦岭,似乎很少如此心潮起伏地观察曾常年工作生活的周遭。车窗外森林景色,与三十七年前《秦岭深处的布达拉宫》一文作者的视野区别不大,相差甚远的却是县城里鳞次栉比的建筑物和伴随音乐起舞的民众。

相隔三十七年,佛坪还是那个佛坪,仍是秦岭深处的绿色明珠,仍是座落在大山深处的“布达拉宫”。但是,秦岭不全是当年的秦岭了,因为人类看待秦岭的出发点多有调整,人们对生态环境的依重性多有变化。

假如,今年,牛先生从首都真抵佛坪(1985年时,从北京出发前来佛坪,顺利购到车票且沿途未遇到堵车,需要整整3天时间),他一定会感慨2020年的佛坪县城成为暑热里的布达拉宫,而1985年时的布达拉宫定格在老佛保人的记忆中——那样温馨、那样纯净!

本文与近四十年前的名篇同名,以此感念佛坪人为保护秦岭生态环境而坚守——那样执着、那样果敢!


采访年轻巡护员刘坤  曹庆/摄


采访老巡护员熊柏泉  曹庆/摄